• 挡风玻璃

    挡风玻璃

与玻璃粘合

玻璃清洁和涂覆时的接触角和表面张力

由于具有高表面自由能,玻璃非常适于接合和涂覆。然而,疏水性物质容易吸附在玻璃表面,使得粘合和涂覆变得更困难。因此,有必要对玻璃表面进行彻底预清洁,并使用界面化学方法确保清洁质量。

玻璃的良好润湿性在许多应用中却是不需要的,如汽车挡风玻璃或眼镜镜片。在这种情况下,通常对玻璃进行疏水性涂层。我们的测量技术可用于不粘涂层的研发和测试。

玻璃表面分析的应用

  • 窗玻璃板粘合
  • 疏水涂层(汽车玻璃、眼镜镜片、淋浴墙)
  • 防碎
  • 易于清洁和自清洁的涂层
  • 防涂鸦
  • 防紫外线

清洁液的质量保证

清洁液含有的表面活性剂会降低表面张力,改进被疏水性杂质污染的玻璃表面的润湿性,并减少污染。我们的表面张力仪可精确测量表面张力,并基于临界胶束浓度(CMC)来表征表面活性剂的效率。这些信息有助于表面活性剂的类型和用量的选择。

由于表面张力取决于表面活性剂的浓度,因此可用于测量表面活性剂含量。然而,玻璃清洗液的表面活性剂浓度在CMC之上,这时静态表面张力不再由浓度决定,但动态表面张力和浓度相关,所以可用气泡压力张力仪测量动态表面张力。为此,可用我们的实验室设备台式气泡压力张力仪 BP100绘制出校准曲线,而校准曲线是用手持式气泡压力张力仪 BP50现场测定有效表面活性剂含量的基础。

检查玻璃清洁度

一个近乎理想的干净玻璃表面各处的润湿性是相同的。从测量的角度说,这表现为整个表面上有相同的接触角,不同的接触角说明局部被污染。因此,我们的接触角测量仪能够对清洁过程的质量和均匀性进行区分。便携式表面分析仪 – MSA可用来在现场进行非破坏性检测,甚至也可在竖直表面进行。

疏水涂层的研究

疏水性与水滴玻璃表面的低润湿性相关联。因此,可直接用接触角评价涂层效果,分析其长期稳定性,在老化测试时可定期进行这样的测量。

在玻璃涂层间还未形成化学键的情况下,可计算粘附功作为粘附力的量度。为此,可在测量接触角以及液态涂料表面张力的基础上测量玻璃的表面自由能。作为测量的进一步结果,界面张力描述了涂层在界面上的固有不稳定性,定义了涂层可通过水渗透脱离的容易程度。

测量自清洁表面的滚降特性

有强疏水性涂层的玻璃表面常产生自清洁效果,由此灰尘颗粒被滚落表面的水滴除去。为此,我们的接触角测量仪可利用倾斜装置测量滚动角。滚动角是水滴滚落或滑落表面时的表面倾斜度。

KRÜSS应用报告

AR259:用MobileDrop进行实时过程控制:监控玻璃表面的清洁效果

在绝缘处理窗扇时,可在清洗步骤完成后立即对密合前的玻璃板清洁效果进行测试,如果与水的接触角较小则表明玻璃已被成功脱脂。

AR218:基于硅混合系统的防涂写涂层优化

聚硅氧烷和聚四氟乙烯(PTFE)的防涂写涂层的表面自由能和极性较低。随着PTFE含量增加,疏水性随之提高。因此,接触角测量技术能够用来调节混合比例。